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青铜文化

专给青铜文物“整容”的北大高材生
查看:  发稿日期:2015-03-25

从游客在故宫博物院门口缸上刻“到此一游”,到颐和园云龙望柱头被盗事件,文物保护话题再次受到关注。面对那些历经沧桑的文物,如何保护它们,修复它们身上的伤痕,变得尤为重要。在长沙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每天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可能显得枯燥,但是经过他们的巧手,重重伤痕的文物又能再现原本的模样,他们因此也被称为文物保护界的“妙手神医”。今日起,本报特别推出“文保神医”系列报道,记者将陆续为您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作为全国第一批文物保护专业“科班出身”的文保修复专家,毛志平记不清楚经自己手的到底有多少件文物,反正工作流程和医生问诊一样:从库房里拿出来看诊的文物得了什么“病”,要在“病历本”上一五一十记下来,将不同种类的文物按照轻重缓急统筹安排修复工作,哪些要“动大手术”,哪些需要慢慢来,都必须心里有数。大学实践中,清理后母戊鼎让他爱上青铜的神秘,而他第一次独立“问诊”的文物,也是一件特殊的青铜器——“铙王”。

上世纪90年代,北京大学设立全国第一个文物保护方向的专业时,湖南澧县伢子毛志平并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专业,他的理科成绩优异,数学尤其拔尖,“我当时报的是数学专业,后来被调剂到了文物保护专业。”由于专业初设,学校请来的老师是来自故宫博物院、中国历史博物馆(现在的国家博物馆)、社科院的专家。

传统文物修复,中国古已有之,只是大多都是以师傅带徒弟、一对一的形式进行,即便是新中国成立以后,古董行里还是有学徒制。毛志平记得他的老师当时郑重地说,“你们是全中国第一批拿到‘文凭’的文保修复人。”

毕业那年,母校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、明十三陵均向当时班上成绩最好的毛志平发出了邀请。不过,毛志平在收到长沙市博物馆的邀请后,回到了家乡,成为湖南省第一个有“文凭”的文保修复专业人员。

第一件修复的文物,是“铙王”

出土的青铜器文物,出土时多是残破不堪,或是锈蚀得看不出模样,俗称“十铜九残”。对这类青铜器的修复,再先进的科技和仪器设备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,目前也只能运用传统技术来修复或去锈保养。

来到长沙市博物馆,毛志平第一件修复的文物,就是巨型商代铜铙(音同“挠”,在我国古代多为打击乐器,特别是军乐器,也可作为战时指挥器材)。这个400多斤重的大家伙是我国最大的商代铜铙,因此被称为“铙王”。

毛志平介绍,对于青铜器等金属文物的“医治”主要分为三个步骤:整形、篆刻和作旧。青铜器上的钙化物要用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剔出,有时甚至要用到牙签来把纹饰清理干净。耐着性子修复铙王,花费了毛志平一个多月的时间。现在观众见到的“铙王”,散发着青铜的神秘光泽,一般观众用肉眼看不出它经过“整容”。“做这一行,最重要的还是要有悟性和耐心。拿在手里要知道怎么搞,还要沉得下心。”做整形时用得最多的是“翻模”,如果一个器物形状上有缺,就必须靠翻模来做出最契合原型的部分。


树脂补的青铜器,拿注射器来验

毛志平告诉记者,修复文物中西观点有别。西方模式注重远观一致,近看有别,而中国模式则由于中国人审美观点等影响,更多追求修旧如旧。这就要求修复者不仅要在不损伤文物的情况下清理补全文物,还要动脑筋作旧。

这其中,也有很多投机分子在钻空子。古玩市场上,有人利用“失蜡法”来作假,这样青铜器的表面,就没有模的连接痕迹,“不过有些作假高手,也使用翻模的方法,这就要再看垫片了。”

因为每天和这些“病人”打交道,毛志平练就了好眼力。他说,现在市场上好多人用树脂来冒充铜补在青铜器中。这样的作假,可以通过敲击表面听音来辨认,同时可以拿着打针的注射器,像给人针灸一样,慢慢钻,钻得进的就是树脂填充的。


本文编辑:陕西鼎辉雕塑          更多资讯:http://www.dhdsarts.com

版权所有:陕西鼎辉雕塑工艺品制造有限公司 备案号:陕ICP备08002000号 技术支持:云驰科技

公司地址:西安碑林区交大东南门兴庆南路北沙路3号 工厂地址:西安灞桥区穆将王乡三殿村88号

联系电话:13032916848 13619212692 QQ:7355214 传真:029-83508654 电子邮件:7355214@qq.com

本站业务有:西安城市雕塑西安不锈钢雕塑,西安石材雕塑,西安雕塑厂,甘肃雕塑,宁夏雕塑,银川雕塑